浅汐

感觉好像此刻吴老师的心境
悲伤,难过

追 一个小太阳
流的汗淌一路光芒
炽热的心脏
烁烁发烫
手掌心涌满力量
路 荆棘又漫长
愿我们一如既往坚强
风再大又能怎样
最美的梦就在前方
热勇一腔 提胆夜行的敢往
逆风飞翔的翅膀
哪怕曾受过伤
不矜不伐 永不言弃的信仰
似有若无的坦荡
就够我们成长
可予流浪 寄半分渴望
不敢拼命去闯
就不能被原谅
踏破千山 纵然将鞋磨穿
迎日落再登攀
梦 你可曾有淡忘
儿时呼天喊地向往
此时的庸忙 诺诺慌张
可否已成你的日常
热勇一腔 夸父追日般向往
狂风吹断的帆樯
作船桨再启航
不矜不伐 永不言弃的信仰
似有若无的坦荡
就够我们成长
可予流浪 寄半分渴望
不敢拼命去闯 就不能被原谅
横无涯岸 孤舟荡尽波澜
再日出又扬帆
热勇一腔 提胆夜行的敢往
逆风飞翔的翅膀
哪怕曾受过伤
不矜不伐 永不言弃的信仰
似有若无的坦荡
就够我们成长
可予流浪 寄半分渴望
不敢拼命去闯
就不能被原谅
踏破千山 纵然将鞋磨穿
迎日落再登攀
热勇一腔
若向往 我敢往

你陪我步入蝉夏
越过城市喧嚣
歌声还在游走
你榴花般的双眸
不见你的温柔
丢失花间欢笑
岁月无法停留
流云的等候
我真的好想你
在每一个雨季
你选择遗忘的
是我最不舍的
纸短情长啊
道不尽太多涟漪
我的故事都是关于你呀
怎么会爱上了她
并决定跟她回家
放弃了我的所有我的一切无所谓
纸短情长啊
诉不完当时年少
我的故事还是关于你呀
我真的好想你
在每一个雨季
你选择遗忘的
是我最不舍的
纸短情长啊
道不尽太多涟漪
我的故事都是关于你呀
怎么会爱上了她
并决定跟她回家
放弃了我的所有我的一切无所谓
纸短情长啊
诉不完当时年少
我的故事还是关于你呀
我的故事还是关于你呀

黄昏的疾逝开始
我就想将自己撕裂
分散于你的森林
并在瘦弱光中窥视你
以我泛滥的手扎紧
那野丛的香气不溢
在你矜持的衣缘 现身喘息
如同一头麋鹿 闯进一座花园
我是一个动物 踏进你的眼里
在热烈的纤柔中闪烁
在颤摇的山谷中流荡
繁枝之中 出落你
花雀一样的悄吟
而我只想抱你抱紧你
往日的情节动人
我又想把自己归还
深埋进你的臂弯
并在微温之中落烬你
以我残存的火 燃起
世间万般隐忍委屈
在你新月的背脊 撑伞避雨
如同一头麋鹿 闯进一座花园
我是一个动物 踏进你的眼里
在热烈的纤柔中闪烁
在颤摇的山谷中流荡
繁枝之中 出落你
花雀一样的悄吟
而我只想抱你抱紧你
如同一头麋鹿 闯进一座花园
我是一个动物 踏进你的眼里
在热烈的纤柔中闪烁
在颤摇的山谷中流荡
繁枝之中 出落你
花雀一样的悄吟
而我只想抱你抱紧你
而我只想抱你抱紧你

殃:

如同一只麋鹿 闯进一座花园 ~

       如果春天你拆开了迟年的信件
  如果夏天你留意蝉雀的迷恋
  如果秋天你拥抱了纷飞的落叶
  那么冬天你能不能陪我看雪
  如果四季变迁你不在我身边
  如果西山的日头永远不变
  如果我难得见你嘴角的弯月
  那么你能不能别和我再见
  等等如约的你 姗姗来信 月昏到晨醒
  寸草潦算几季冷清
  凄美 斑驳的雨 旷绝风景 可四散流离
  只想和你躺下数星星
  如果美梦里记得我曾共你欢喜
  如果我愿意深海一直游到底
  如果今天起我决定要把你忘记
  可明天还是会忍不住想你
  等等如约的你 姗姗来信 月昏到晨醒
  寸草潦算几季冷清
  凄美 斑驳的雨 旷绝风景 可四散流离
  只想和你躺下数星星
  也许迟来的你 裙袂生熠 带笑着抱歉
  摘朵小花映入我眼
  别等等你的我 走走停停 世故染了心
  才想把我拥进怀里
  若再从远方来赴这一面之约
  别又像从前匆匆的离别
  多想和你坐下聊聊早先那几年
  再讲讲那些心动的瞬间

夜深人语寂
离别常伴梦里 梦醒是你
春风不见桃花雨
落花满地
留一身清淡
黄昏吹着风的暖 耳语缠绵
星辰交映梦点点 黯淡流年
连绵不绝青山前 薄雾渐远
你是我不曾见过 最好世间
三两云雨隙
湖漪恍然映你 枉自欢喜
将寒夜折信邮递
霜落满鬓 盼至大雪而临
驿寄桃花落成雨 偏不沾衣
浸润秋水全是你 却不作语
纸鸢踱步谁门前 留恋绵绵
我怕是错过了你 这美好世间
黄昏吹着风的暖 耳语缠绵
星辰交映梦点点 黯淡流年
春树暮云青山前 薄雾渐远
你是我不曾有过 最好世间
黄昏吹着风的暖 耳语缠绵
星辰交映梦点点 黯淡流年
春树暮云青山前 薄雾渐远
你是我不曾有过 最好世间
而我错过 最好世间